興全基金
興全基金
興全基金有這樣一位80后基金經理,他對買點要求極高,是個“每天與自己斗爭的人”
[ +  文字大小  - ]

與董理對話是一件不容易的事,很難不被他的強邏輯世界帶著走。

80后基金經理逐漸成為公募基金主力的當下,董理身上有著與他們相似又不同的一面。他有不服輸的少年意氣,又表現出難能可貴的老成持重。他身上有“越不懂越要學”的執拗,也有不急于求成、尋求可持續獲利方法論的世界觀。

他始終相信性格決定了投資價值觀,“我不太能接受已經小康,再被瞬間打回原形,我希望財富能像滾雪球一直漲。”這位數學博士的性格上有很多鮮明的特征,不茍言笑又對投資報以純粹簡單的熱愛,這與想象中理工科學霸的形象確有幾分相似。

董理目前管理著興全輕資產這只明星產品,今年是董理的“大滿貫”之年。興全輕資產在20194月被評為金牛基金、明星基金、金基金三大權威獎項,行業內也是稀有的存在。527日發行的新產品興全多維價值也將由董理掌舵,如何在自己的能力圈做正確的事,是興全基金董理一直在探尋的投資真理。

“少跌比多漲更重要”

“我是一個純自下而上的選手,對買點的要求極高”董理這樣形容自己的投資風格。

記者在查閱歷史業績中發現,董理在青年一代基金經理中是少見的偏保守型且業績出眾的選手。Wind 數據顯示,董理自201711月管理興全輕資產基金以來,經歷了2018年的市場單邊下跌行情,也迎來了2019年初的快速反彈,截至201958日 興全輕資產的凈值跑贏上證綜指近12個百分點。分析其中原因很大程度上依賴于其他風險的控制,截至2019519日,董理管理興全輕資產期間的最大回撤僅有-23.78%,位列同期同類有可比數據的偏股混合型基金前12%

“少虧比賺錢更重要”,董理通過分散持倉、嚴選個股、重視買點有效控制回撤。

在董理身上始終存在對事物抱有懷疑、并不斷探索的狀態,所以選擇足夠分散度控制風險。“自下而上選一只股很難,所以很多自下而上的選手都可能出現對青睞個股的重度信賴,但我相信這是概率性事件,當前的時點某個公司再優秀,也不能否認其未來有跑偏的可能。”基于這種不確定性,董理選擇以足夠的分散度降低組合風險。

再有就是選股的標準,除了嚴格的基本面要求之外,董理笑稱自己是個“典型買便宜貨的投資者”。“我對自己有止損的要求,不會因一個公司我覺得很好我就買進去。既然定了止損,也就意味著我在選股、選買點的時候要選個足夠低的買點,而不是這個行業這個公司只要足夠好就買了,承擔不了那么大的回撤風險,所以我會對買點要求很高。”

董理坦言自己的方法論偏保守,在他看來數字游戲是一種陷阱,“百分比這個游戲很有趣,凈值跌50%需要漲100%才能回本,那么少跌永遠比多漲要占便宜”。

“每天與自己斗爭”

在董理的邏輯世界里,總會發現一些很清晰的思考脈絡與探索痕跡,他對事物保持懷疑、不斷探索的精神,也在其探索人性、探索自己時表現的淋漓盡致。

董理在2008年進入資本市場進行投資研究,在他自己看來,熊市入市對起初學習有很大影響,比如對風險的把控和對收益的要求。但是在經歷過幾個牛熊周期后,投資者的方法論很大程度上還是跟性格與世界觀相關。

“投資是知行合一的結果,知與行其實就是方法論與執行層面的結合。”在董理看來方法論是世界觀與性格的內生結果,而方法論則會映射在投資執行層面。“投資的方法論和執行,我認為核心是要放大自身的優點,克服性格上的缺點。”董理坦言,每個人性格不同,每個人的方法論也不一樣,“我也有很明顯的性格缺點,所以我一定要設置止損點反制它,其實投資這個事兒本身就是要認清自己。”

董理在探索投資方法論中思考很多,“所謂方法論,并不是自下而上選股那么簡單,如果市場熱點在哪就從里面選股,那賣點怎么選?”董理接著談到,選什么股、選多少只股票、如何做到分散、買和賣的標準是什么,想清楚這些事形成投資組合的過程,才能算是較為完整的方法論,才算是完成投資的第一步“知”。

至于“行”,這是董理依舊在打磨的能力,在他看來這是閱歷豐富的優秀基金經理在歲月中打磨出來的本領。董理解釋道,“執行層面是要解決如何與方法論匹配,如何在方法論中幫助自己避免一些性格上的缺點。方法論與個人成長背景相關,與世界觀一樣,一旦樹立很難改變。執行層面的能力是可以改變的,以此來完善性格或者世界觀主導的投資情緒、投資藝術性的問題。”

董理進一步解釋道,投資是種修行,該不該止損、什么情況認識到自己的錯誤、什么時候止損、以多快速度止損,這是每天的必修課,要不停地與自己做斗爭。但在董理眼里,這也是一個專業投資者不斷精進的自洽過程。

“愛便宜貨的人”

整個采訪過程,很難看出董理的情緒變化,但還是會發現他在某些事情上“執拗”的可愛一面。比如說,能力圈的拓展。

董理有8年的研究員經歷,他不斷強調自己是“愛便宜貨的人”,這前提是要給所有他決定投資的標的定價。而這種定價能力是建立在對整個行業、對個股、對經濟周期,有透徹理解、研究的基礎上。為此,董理擁有一套自己的研究框架,行業的細分程度具有獨特性。

“我是研究機械行業出身的,這個行業商業模式差異不大,但是上下游周期性差異顯著,就跟傳統研究分類不太一樣。這種習慣在研究其他行業的時候得到延續,我在行業分類方面比較細致。”董理解釋道,“我不是按照一級市場行業那么區分的,只要商業模式、產品類型是不一樣的,做生意的方式就不一樣。比如同樣做內容的,做電影和做電視劇的回款方式是完全不同的。”

一方面董理以極細致的行業分類研究體系給資產定價,一方面董理也一直承認投資是有能力圈的,他也常說“越不懂越要學”。董理希望投資是一輩子的事,“執拗”的不斷拓寬能力圈是要基于對投資的純粹熱愛。

最后,在董理的投資世界觀里,還有一件是他“執拗”堅持的地方,就是看不懂的錢堅決不去碰。“我覺得這是最重要的,因為所謂的大錯,通常都是泡沫產生的。它能漲得多夸張,通常就能跌得多離譜。如何在能力圈做正確的事,是投資的重要一課。”

 

以下為對董理的部分對話實錄

Q:您在08年熊市入行,這個對于投資風格上有什么影響?

A:我覺得牛熊市入市對一開始的東西肯定有影響,對風險的把控和對收益的要求,但是經歷過幾個周期后,最終作為投資人的方法論還是跟他本身的性格和他追求的東西相關,這就像人出生是冬天、夏天,可能關系就不大,更多的是他世界觀的反映,其實你的投資方法和追求的目標其實就是你世界觀的映射。

有的人的世界觀是不刺激不痛快,有的人追求三十歲財務自由。那我希望到七八十歲的時候,財富能一直漲一直漲。我不太能接受已經小康了,然后突然再去吃咸菜,這對我是更大的傷害。我覺得這些沒有高低對錯之分,有些人能承受更大的人生起伏,那也有可能博來更大的成功,這是不同的世界觀。我覺得我的方法論以及我對風險的厭惡和我對收益的要求,更多還是反映自身的性格、世界觀。那牛熊市入市,對我前期選股票肯定是有影響,比如08年熊市,接著09年政策性牛市,等到11年之后、121314成長股的優勢到15年泡沫,每輪周期起來的內在邏輯不一樣,對我還在形成方法論的時候肯定是有影響的。但是隨著經歷更多周期,目前看可能還是自身性格和世界觀。

 

Q:在您的能力圈范圍內,哪個行業對您來說最擅長?

A:可能很多研究員出身的基金經理會有這個概念,比如說我看食品出身,或者我看消費出身,那我可能最擅長。同樣是自下而上選股的投資人,有些人做趨勢有些人做價值,而我是個買便宜貨的人。便宜貨什么概念呢?所有我認為我懂了的行業,我會嘗試著給每個行業每個股票去定價,定完價以后我就去找誰達到了我買入的價。隱含的意思就是說,我要具備給我研究的這些行業有定價的能力,那你說我更懂哪個行業的定價?我覺得基金經理應該對自己研究的行業研究的個股都懂。

 

Q:公募基金投資者既有散戶,也有專業機構比如保險等,從您個人偏好來說,對資金有偏好嗎?

A:我喜歡長期的錢,當然每個基金經理都喜歡長期的錢。體量上無所謂。核心是這樣,我喜歡長期的錢不是因為會讓我更好操作。最主要是因為我這套方法論不太好被人做擇時,我這種方法天然地對沖了一些風險——跌的時候小跌,漲的時候比較能跟上節奏。所以長期持有的錢在有可能在我的基金這兒掙到錢,但我還真不是為了自己省事兒。

 

Q:您在一季報里有提到,一季度市場漲得非常劇烈,您在那個時間也做出了一些調整,這些調整能跟我們解析下您當時的調整嗎?

A:我是從11月就開始調整的,所有那些成長股都是在11-12月去買的。我說我自己現在還是在打磨自己執行層面的東西,因為我單一股票會拿很重,如果我說我一口氣在某一個時點就買進去,又是20%回撤的前提要求,那就意味著,萬一這個時間選的不太合適,自己就沒有退路了。所以我要求自己分批建倉,調整得也比較慢。去年11月就開始調整,一直到3月份才全部做完。因為我比較看好今年的市場,所以方向基本上沒有變。

 

Q:現在也有觀點說,前面市場漲得很急,后面可能說市場單邊β的概率就會減少了,可能更多會呈現的是震蕩的概率。您現在是怎樣看后續的市場?

A:我覺得跟去年底有本質區別,其實永遠都會有人說指數漲得多了、β沒有了。我覺得這個市場尤其對主動管理的偏股型公募基金來說,倉位是受到限制比較高的,但倉位這件事其實沒有想象中那么重要。今年初以來一直都是α的行情,結構永遠都是最重要的。

 

Q::那您現在的結構和市場后續是怎樣看待?

A:我組合中底倉那些標的三四年的時間是不會動的,一般而言可以調整的也就是20%-30%,目前也已經調整完了,后面主要是查漏補缺以及增強的過程。

未來更感興趣的是消費。把時間拉長,站在現在這個時點,消費依舊是可以淘金的領域。2017年純白馬、純價值的標的走得強一些,今年可能成長會走得更好一些。上市公司整體業績可能越往后壓力越大,想賺業績的錢難度是比較高的。但是未來符合經濟結構方向、符合技術發展路徑、符合國家意志的板塊,基本上更多的是集中在成長股。

 

Q:我們能細談一下,您看好的消費當中,您后續可能挖掘的是哪些子行業呢?

A:食品+肯定是比較主要的,有些貴的東西我可能就不會去碰。以后大家會花更多錢消費的市場,我就會更樂觀一點。即使現在的估值沒有那么便宜,我可能也樂意去買。我覺得大方向上可能這些標的已走出估值谷底,只要能在未來的預期中成長,至少掙到將來成長的錢。

 

Q:您剛剛提到一個行業,您之前投了地產。現在還是沒有動嗎?那您是在中長期比較看好它?

A:沒有動,我覺得地產可能還會有個估值修復。因為地產本身是業績增長驅動的行業,這種行業比較特殊,就好像永遠都在背水一戰。因為地產有較高的杠桿率和財務費用,業績如果不增長就會出現危機。所以我認為地產現在的估值可能是在歷史低點,至少未來增長的錢我會賺到。

 

風險提示:本公司承諾以誠實信用、勤勉盡責的原則管理和運用基金財產,但不保證基金一定盈利,也不保證最低收益,投資者投資本公司基金時應認真閱讀相關基金合同、招募說明書等文件并選擇適合自身風險承受能力的投資品種進行投資。我國基金運作時間較短,不能反映股市發展的所有階段。本基金過往業績并不預示其未來表現,基金管理人管理的其他基金的業績或基金經理曾管理的其他基金的業績也不構成本基金業績表現的保證。本基金的股票資產投資比例為基金資產的60%95%,其中投資于港股通標的股票的比例占股票資產的0-50%,本基金可以根據市場情況在前述投資比例范圍內調整投資的標的資產。

  [收藏本頁]   [關閉]
        相關鏈接
        ●興全基金董理:投資是個概率論    
        ●第四屆“興全基金杯”足球賽順利收官,興全基金衛冕成功!    
        ●2900點權益投資或正當時?金牛基金經理發行新基值得關注    
        ●“精品店”再發力,興全基金2019首支偏股新基5月27日正式發行    
电子游戏业三大巨头